Vacation – Day four – Canberra

10月17日,小雨。搭乘City Railway到达Central Station,来到 pick up point, 将近 pick up time,旅行车还没有到。打电话去问,旅行社的人说车子已经走了,难道是我得表快了? 我的pocket pc可是和internet同步的啊!无奈,只得奢侈了一把,拦了一辆TAXI到Departure Station. 司机是个韩国人,看上去觉得这个人阴阴的。 后来到了departure station, 花了AU$8.3, 我给他AU$8.5,他也不找零。 虽然我并不看重这AU$0.2,甚至我可以给他更多的小费,但是他service的这种不阴不阳的态度让我很不爽。因为旅行车要开了,没有时间和他争,但是这个行为已经映在我的脑海中了。以前有人和我说过韩国人的本性其实很恶劣的,这次总算是见识到了,虽然这只是一个个例,但我对韩国人的整体形象立即大打折扣。
 
从悉尼到堪培拉, 旅行车开了4个小时。 路上有不少风景。一望无际的牧场,成群的牛羊,使我想到诗文中的一句:风吹草低见牛羊。 注:此‘见’为多音字,应念为‘现’。
 
在堪培拉用完午餐后,在一位老年导游的带领下参观了博物馆。博物馆本身没什么但是这个老先生渊博的只是令我很是佩服,后来得知他在退休前是大学教授,现在是来作志愿者的。 结束了博物馆的游览后,我们参观的议会大厦,在老先生的介绍下,也了解了一些澳大利亚的选举制度。 随后,我们参观了战争纪念馆,在纪念墙上,我发现了‘CHINA’,难道是指澳籍华人? 看到了铭牌后才知道是有6个澳大利亚士兵阵亡在中国,是在与义和拳的战争中牺牲的:)
 
此时,有不少小学生来参观纪念馆的铭牌,我记得有一张获得美国普利策新闻奖的照片就是一位妇女在阵亡士兵纪念墙前哭泣。本来我想拍一张类似的照片,但是这些澳洲的小孩很懂礼貌,见我端起了相机,就退开让我照相。虽然我随后偷拍了几张,但是远远没有那种气氛。
 
下午4点,启程回悉尼。晚上6点,导游把车停在服务区,让大家吃晚饭。由于餐厅人太多,而我有发现了一家KFC,所以决定尝试一下澳洲的KFC,结果却大失所望, 产品少,味道也不好,就连粘薯条的sources也要AU$0.25.
 
Summary: 堪培拉是个很现代花的城市,城市规划的很好,造的也很漂亮,但要说观后感,我只能说我去过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潜水&旅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