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为什么红酒要开瓶放大约30分钟才喝么?

以下是一位大虾告诉我的, 牛!!!

 

滗酒是正式的葡萄酒服务中最传统的一部分,也是最有争议的一部分。对于什么样的葡萄酒需要滗酒,滗酒后需要让酒呼吸多长时间始终没有统一的意见。滗酒后“呼吸”时间太长,葡萄酒可能会像鲜花一样枯萎,而时间不够或者根本不进行滗酒的过程,可能直到喝到最后一口,那瓶酒才有开放的魅力。

 

滗酒具有毋庸置疑的美学享受,几乎所有的葡萄酒放到精美的水晶滗酒瓶里都会看起来更加眩目诱人。滗酒也是除去陈年老酒瓶中沉淀物的好方法。但是最根本的问题,是否需要滗酒,滗酒后要放置“呼吸”多长时间则需要取决于葡萄酒对于“呼吸”的反应。决定因素有装瓶的状况,酒的年龄,酿酒的葡萄品种和比例,生产工艺等等。

 

美国加州Napa Valley的Harlan Estate酒厂酿酒师Bob Levy说:“它是Merlot, Cabernet Franc或者Cabernet Sauvignon都无关紧要。如果葡萄有良好的成熟度,酒的浸提好,口感中段富于肉质感,我倾向于认为‘呼吸’对于葡萄酒柔化单宁,强调果香味是有好处的。”

 

从化学的观点出发,滗酒是让葡萄酒与空气接触,从而导致氧化和挥发作用。葡萄酒是非常复杂的东西,里面包含有几百种不同的物质成分,葡萄酒的果味成份是让酒吸引人的主要部分,但是在葡萄酒中它的含量相对较少而且极易被氧化。过度氧化的酒不新鲜,平淡,全无丰满感觉。葡萄酒对“呼吸”的反应就决定于果味的集中程度,和其他一些因素如PH值和温度等,会对氧化作用有影响的因素。

 

其他一些成分,会阻止果味成分的表现。比如二氧化硫,在葡萄酒生产过程中经常被加入到酒中来防止氧化和微生物侵染。但是过量的二氧化硫会产生如划着的火柴一般的刺激性气味。其他一些硫化物,它们可能是在酿酒过程中自然产生的,也可能产生如臭鸡蛋和生洋葱皮一样令人不悦的气味。最理想的情况是,滗酒让那些具有令人不快气味的物质挥发得比果味物质氧化得快。
一般认为是,对于年轻力壮的红葡萄酒,比如Syrah,Bordeaux, Barolo,更容易从滗酒中获得好处。“呼吸”可以造成一些甜味感觉,让葡萄酒展现精致浓郁的芬芳。

 

很多葡萄酒商和消费者都认为滗酒可以帮助柔化单宁,改进红酒的口感。严格地来说,这是不正确的。

 

有控制地在酿酒过程中对红葡萄酒进行透气能够改善其单宁结构,这是没错;用橡木桶陈酿富含单宁的红酒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让空气通过橡木的毛细孔渗透到酒里。氧气被认为是对于单宁的聚合反应有催化作用,将短链的分子聚合成长链,让酒具有更加柔和的口感。但是,根据美国葡萄酒研究具有领先地位的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酿酒学教授Andrew Waterhouse的说法,单宁的聚合反应需要数天或者几个星期的时间,几个小时的时间是远远不够的。

 

Andrew Waterhouse说:“葡萄酒中几乎没有什么化学反应能够很快地发生。”但是他支持另外一种理论:“你在滗酒的过程中会有很多成分由于挥发而改变,从而改变酒的口味。如果将那些含有硫的物质挥发掉,葡萄酒品尝起来的味道会完全不同。”

 

本质上来说,这些都关于参考坐标的问题。单宁并不会因为滗酒而改变。由于去掉了一些不希望的成份而令果味更加浓郁,显得具有更加柔和的结构。由于一种成分的存在或多少而改变另外一种成分的表现,在葡萄酒中这是经常会发生的。举例来说,晚收葡萄酒(里面含有糖份)可能品尝起来依然是比较不甜的,原因就是其中含有很高的酸度平衡了甜味。

 

从效果上来说,滗酒是通过减少其他物质的成份提高某些物质的作用。所以在白葡萄酒中,通过滗就来获得更好的口感也就很好理解了。德国莫舍尔地区(Mosel)酒厂Selbach-Oster的拥有人Johannes Selbach发现他的顶级Riesling白酒总会通过“呼吸”得到改善。他说:“我们是通过经验总结出来的而不是有什么科学的根据。我们发现我们的酒总是放到第二天会更好喝。越是浓郁集中的酒就越是如此。”(Frankie注:我也有相同的经验,曾经品尝1998年份Selbach-Oster的冰酒,刚开瓶时感觉是很好的酒单难以称之为伟大,放到冰箱里隔天再喝,才发现是如此伟大而美妙的酒。)

 

Johannes Selbach认为这是他们酿酒工艺造成的结果。在酿造过程,他的Riesling很少与空气接触,因此发酵所产生的一些气味比如酵母的气味、二氧化碳溶解到酒里并随之装瓶。“呼吸”能够让气体和发酵产生的一些味道尽快发散掉,让酒中的果味和矿物味道居于主导位置。当然,这也是要看个人喜好的。

 

Napa的酿酒师John Kongsgaard,他为Arietta Wines酒厂和他自己酿酒。根据他的发现,他酿造的年轻的席拉葡萄酒和波尔多品种调和的葡萄酒。他说:“他们会在口中变得更加柔顺,香气也更集中。”

 

“呼吸”时间过长,对于年轻,富于单宁和橡木味的红酒也有反作用。我们在旧金山Wine Spectator杂志的办公室做了一个实验也发现了这个现象。4瓶1999年份Napa的顶极佳酿,分别经过不同量的“呼吸”:三瓶酒经过滗酒,并放置了24小时,6小时和90分钟,第四平就打开后就进行品尝了。然后进行盲品。

 

副编辑Tim Fish和我都同意滗酒后“呼吸”24小时的酒是最没有吸引力的,果味不如其他的明亮,单宁相对更加粗糙。Tim Fish偏爱“呼吸”90分钟的那瓶酒而我个人更偏爱刚刚打开的那瓶。
一般说来,通过“呼吸”,果味会失去其活力,单宁会显得生涩,粗糙。我们也感觉到来自新橡木桶的雪松和香草味道,变得越来越多而逐渐趋于主导地位。虽然在瓶中陈酿过程中,橡木味会逐渐与酒融合,但是“呼吸”却因为氧化作用削弱了果味而强化了橡木味。因此,我们的建议依然是很保守的,滗酒后经常品尝一下酒以避免错失饮用的良机。

 

对于老年份已经产生了沉淀的葡萄酒来说,倒是不妨通过滗酒将沉淀除去。虽然红葡萄酒的沉淀主要是陈年过程中自然生成的单宁色素沉淀,对于健康也没有害处,但是在饮用之前除去就不会影响葡萄酒的澄清度,这些沉淀也有可能造成一些苦涩的口感和沙粒般的质感。

 

要估计一瓶老酒中能产生多少沉淀物是很困难的,如果想要知道,最好就是通过强光照射,看一下瓶中沉淀物的多少。比较可信的说法是红葡萄酒在5~10年左右开始产生沉淀物。对于某些葡萄酒比如勃艮第红酒比较容易产生沉淀,再比如年份波特酒,比其他的葡萄酒都容易产生大量的沉淀;而白葡萄酒一般很少产生沉淀。

 

正确严格的滗酒需要充分的事前准备和平稳的操作。理想的状况下,葡萄酒应该在滗酒前竖放3到4天,让酒中的所有沉淀沉到瓶底。其中的一些沉淀颗粒可能如砂尘般细小,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沉到底部。滗出一瓶较老的葡萄酒仅仅是个简单的过程,虽然需要耐心、平稳而精准的操作。在缓缓打开软木塞后,要将所有的封帽取掉,将瓶颈擦干净。在瓶颈下面放置一个明亮的光源,可以是用手电筒或者蜡烛。然后需要平稳而缓慢地将酒倒入滗酒瓶中,直到瓶底的沉淀物随着酒出现在瓶颈部。最后剩下的1、2盎斯的酒还有大量沉淀物就舍弃不要了。

 

饮用葡萄酒的时候,里面最好没什么沉淀。但是陈年老酒有时候经不起太过强烈的“呼吸”作用,所以Kongsgaard也建议尽量采取谨慎一些的态度:“如果葡萄酒在瓶中发展出来的酒香已经很好,那么滗酒一小时后你很有可能会失去一些东西。”

 

总而言之,对于15年以上的老酒来说,运用自己的判断是最佳方案。在滗酒之前检查一下葡萄酒的状况,先倒上一点品尝一下(一定要小心,不要搅起来已经沉在瓶底的沉淀)。如果葡萄酒气味开放,在饮用前进行滗酒;如果酒的结构封闭,不能完全展现其内涵,那就要让他在滗酒瓶中“呼吸”适当的时间,这可能让她有更加令人难忘的表现。

 

酿酒师在酿酒过程中要控制葡萄酒与空气的接触,这种概念也可以应用到消费中去,根据消费者个人喜好来控制“呼吸”时间。只有实践经验才能告诉我们如何滗酒能够让酒得到好处,否则很有可能会伤害到葡萄酒。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Wine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